杂说一二:关于渐渐老去的85后


发布日期:2022-03-30 16:46    点击次数:180


2022年了。站在寒冬的余晖中,我的身影被拉扯成一条长长的小路,最后消失在不远处。在记忆的“数据库”中自我检索着,仿佛自己就是从那里走来。在那一瞬间,一切似乎都静止了,风吹不动,雨淋不萌。我期盼着这样的时刻,不被时间冲刷,不被时光所遗弃。可我知道的,这仅仅是我的一种奢想。

年纪愈来愈大了。心中不免也多了一些苦恼和忧愁。于是,时不时有如此想法:会一会相熟老友,倾诉心中的所有;在日记里,独自写下最想说的话;找一个没人的地方,静静地待一会儿。可细想,这会不会太刻意了?毕竟我不是一个暴露狂,不喜欢别人看透自己的所作所为,甚至不希望别人揣摩我的一切想法。于是,它只能肿胀地待在心里,好不难受。

前几天的晚上,做了一个奇怪的噩梦。梦里,失去了所有,灯灭了,房内的桌椅以及其他杂物都不见了,她也不在身旁。在惊醒之前,还大喊了一声,至于喊了啥,不记得了,只知道吐字很清晰。那一刻很难受,像一堵墙压在身上。像一只受惊的猫,蜷缩在床上,久久未能再睡去。

“短视频真的改变了很多人。”一位朋友在微信群说。我觉得应该纠正一下这句话,参展信息“短视频暴露出来许多唯利是图的人,包括一些恶搞的创作者和短视频平台的运营者,却害了数以亿计的普通中国网民,特别坑惨了心智未泯的青少年。”

早上,在吃了点稀饭后,往公交站走去,挤上车;中午,叫个外卖,随便啃几口;晚上,看看电视,玩玩手机,或者和身边的人出去溜达一圈。这,就是正常人,有正常的生活。我们就像被钉在流水线上,机械地忙着手里的活。嗯,对,这就是正常人。我又疑问,啥,这是正常人?

被这个世界的种种事物压迫得太久了,难免想“操翻这个世道”,少不了说一些大逆不道的话。可终究人是理性的,并不能做到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。所以,只能在一些黯淡无光的小角落里,踹两脚冰冷的硬围墙,嘴里再骂两句“草他妈的”。解了一时之忿后,还得强忍着把自己嘴里吐出去的“芬芳”咽回去。

打开此前写下的六万字,许多都没有写完。应该不会有“续集”了吧?!看着这些标题:未寄出去的信、爱在别离后、说爱不敢爱的那座城、我不言,世界不语、征途、奈何我是正常人……心里不是滋味。还能继续写下去吗?